地理科学进展  2018 , 37 (8): 1140-1149 https://doi.org/10.18306/dlkxjz.2018.08.013

研究论文

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及影响因素——以新疆为例

王建顺13, 林李月123*, 朱宇123, 艾尼江·杰力力13

1. 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研究所, 福州 350007
2. 湿润亚热带生态地理过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福州 350007
3. 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 福州 350007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and dynamics in western ethnic minority regions: Evidence from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WANG Jianshun13, LIN Liyue123*, ZHU Yu123, Genijan·JELIL13

1. Institute of Geography, Fujian Normal University, Fuzhou 350007, China
2. National Laboratory of Humid Subtropical Eco-geographical Process, Ministry of Education, Fuzhou 350007, China
3. College of Geographical Sciences, Fujian Normal University, Fuzhou 350007, China

通讯作者:  通讯作者:林李月(1985-),女,福建霞浦人,博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人口迁移与城乡发展研究,E-mail: lly30@163.com

收稿日期: 2017-08-2

修回日期:  2018-03-8

网络出版日期:  2018-09-04

版权声明:  2018 地理科学进展 《地理科学进展》杂志 版权所有

基金资助: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501163,41471132)福建省省属公益类科研院所基本科研专项(2016R1032-6)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建顺(1989-),男,江西赣州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人口与城乡发展研究,E-mail: wjshun93@163.com

展开

摘要

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不仅关系到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进程和城镇化质量,还关系到民族团结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基于2012年新疆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运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了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的异同。研究发现,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整体水平较高,愿意将户籍迁入现流入地的比例达到半数以上,且北疆地区略高于南疆,少数民族高于汉族。模型显示,总体而言新疆对人力资本和经济禀赋较高的流动人口落户吸引力不强,而民族类型、在流入地的居住时间和社会融合程度是影响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的关键因素。同时,新疆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在户籍迁移时考虑的因素存在异同,但社会融合特征因素不存在区域和民族差异,均表现为社会融合程度的提高显著增强其户籍迁移意愿。

关键词: 流动人口 ; 户籍迁移意愿 ; 影响因素 ; 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 ; 西部民族地区 ; 新疆

Abstract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of the western ethnic minority regions has great implications not only for the overall urbanization level, but also for national unity and harmony in the society. Based on the dynamic monitoring data in 2012 from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and using a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this study analyzed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willingness of migrants to migrate in different regions and ethnic minority groups and their influential factors. According to the results,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reached a high level, and more than half of respondents were willing to transfer their hukou to cities where they reside. This proportion is slightly higher in northern Xinjiang than in the south, and the related value is higher in ethnic minorities than Han nationality. The modeling result shows that Xinjiang barely had any attraction to highly educated and economically well-to-do migrants. Ethnic type, time of residence, and social integration degree are found to be the core factors in the dynamic system concerning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As well, there are different factors in different regions and ethnic groups in Xinjiang, when migrants make transfer decisions. But there is no regional or inter-group difference concerning social integration factors. Elevated social integration significantly helped to heighten transfer intention.

Keywords: migrants ;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 dynamics ;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 western ethnic minority regions ;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0

PDF (742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收藏文章

本文引用格式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王建顺, 林李月, 朱宇, 艾尼江·杰力力. 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及影响因素——以新疆为例[J]. 地理科学进展, 2018, 37(8): 1140-1149 https://doi.org/10.18306/dlkxjz.2018.08.013

WANG Jianshun, LIN Liyue, ZHU Yu.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and dynamics in western ethnic minority regions: Evidence from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J]. Progress in Geography, 2018, 37(8): 1140-1149 https://doi.org/10.18306/dlkxjz.2018.08.013

1 引言

近年来,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是“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农业转移人口通过户籍转换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城镇人口,是提高城镇化水平的一个主要方式。与此同时,21世纪以来中国人口流动模式发生了重大转变,流动人口滞留长期化和流动家庭化渐成趋势,以定居城市为最终目标的永久性迁移越来越普遍。正是在此背景下,以永久定居为导向的户籍迁移意愿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热点。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影响着中国未来城镇化的整体进程,而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不仅关系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和城镇化的政策导向,还关系到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因此,在中国努力促进城镇化进入更高水平和全面构建和谐社会的历史阶段,深入探讨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就显得尤为重要。

迄今,学者们围绕着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展开大量研究,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关于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水平,其关注点在于有多大比例的流动人口愿意在当前流入城市落户或愿意转换成城市户口,以及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地区差异。已有研究表明,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整体水平并不高,介于7.3%~51.85%之间,且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具有明显的区域差异和大城市选择偏好(胡陈冲等, 2011; 张翼, 2011; 谢云等, 2012; 卢小君等, 2013; 吉亚辉等, 2014; 秦立建等, 2014; 李俊霞, 2016; 林李月等, 2016)。在影响因素方面,学术界主要关注流动人口个体及其家庭特征、经济条件、流动经历和社会融合等带来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男性、年轻、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越高,从事商业服务业和自主经营的流动人口,其户籍迁移意愿越强(胡陈冲等, 2011; 谢云等, 2012; 朱琳等, 2012; 时金芝等, 2016; 王瑞民等, 2016);在婚者、有孩子的流动人口其户籍迁移意愿较为强烈(王晓丽等, 2015; 时金芝等, 2016)。流动经历也是影响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重要因素之一。研究发现,流动人口在外流动时间越长,在流入地住房条件越好,流入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其户籍迁移意愿越强;与省际流动人口相比,省内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更高(胡陈冲等, 2011; 卢小君等, 2013; 王瑞民等, 2016)。新近的相关研究开始关注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社会融合程度对其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研究发现,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社会融合程度越高,其户籍迁移意愿也就越强(孙三百等, 2014; 张鹏等, 2014; 王朋岗, 2015; 王晓丽等, 2015)。

既有的研究为我们深入探讨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提供了丰富的实证基础,但这些研究所涉及的地理区域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或经济发达的城市,对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关注较少。然而,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不仅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且是多民族聚集的地区,各民族人民有着不同的语言文化、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发达地区的结论在西部民族地区可能需要进一步检验。尽管有个别学者对西部地区流动人口的特点和居住意愿给予了关注,如郭建勇(2014)对西北少数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新特点进行了分析;夏显力等(2012)对陕西、宁夏、甘肃和青海四省区新生代流动人口的居住意愿进行了研究;梁海艳(2017)考察了内蒙古和云南流动人口的特征和居住意愿;但对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关于其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更是缺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直是中国重要的跨省人口流入省份和人口净流入地区之一(乔晓春等, 2013),更是中国西部地区重要的少数民族省份。有鉴于此,本文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例,利用2012年新疆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对新疆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进行实证研究。这对拓展和丰富迄今以沿海或经济发达地区为主流的人口迁移流动研究成果和为实现中国城镇化进程与区域协调发展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2 数据与方法

2.1 研究数据

本文研究数据主要来源于2012年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库。该调查以在流入地居住一个月以上,非本区(县、市)户籍的15~59周岁流动人口为调查对象,调查内容涉及流动人口基本特征情况、就业、收入、住房、社会保障等。因本文需要,在全国数据库的基础上抽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下简称新疆)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库,共涉及3977个样本。在涉及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发展态势的分析上,本文使用了部分2016年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是一个连续性的系列年度调查数据,故其调查对象和抽样方案亦具有连续性,有关2016年的情况在此不再赘述。

表1显示,2012年新疆流动人口的性别比为140.60,说明新疆流动人口主要是以男性为主,户口性质以农业户口(82.22%)为主,大多数为已婚、具有初中及其以下受教育程度的青壮年人口,职业结构虽以商业服务业为主,但农林牧渔业也占有一定比例,且自雇与他雇者的比重大体均衡。新疆流动人口在流入地平均居留5.55年,流动范围主要以跨省流动为主,这一比重高达74.16%,而省内跨市和市内跨县者比重均相对较低,有别于其他西部民族地区的人口流动范围主要以省内流动为主的流动特征(梁海艳, 2017)。由此可见,新疆流动人口作为当前中国流动人口的亚群体,在个体特征、从业种类及流动经历等方面显示出流动群体的一般特征;然而,由于流入区域的文化异质性和传统的省际人口迁入历史,又使该地区流动人口的流动行为区别于发达地区和其他西部民族地区的人口流动而显现出其特殊性,并由此影响着流动人口的社会适应过程及未来的迁居决策。

表1   201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流动人口的基本特征

Tab.1   Characteristics of the floating population in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2012

变量比例或均值变量比例或均值
性别比140.6年龄/岁34.8
本地居住时间/年5.55受教育年限/年9.01
个人平均月收入/元2743.48婚姻状况单身21.17
户口性质农业82.22在婚78.83
非农业17.63流动范围跨省流动74.16
其他0.15省内跨市19.91
职业白领6.85市内跨县5.93
商业服务业49.97住房性质产权房26.02
农林牧渔业11.07租住房67.84
生产运输设备操作22.44免费房2.67
无固定职业9.68就业身份雇员48.92
民族类型汉族79.53雇主7.93
少数民族20.47自营劳动者43.15

注:表中的租住房为租住单位/雇主房、租住私房、政府提供廉租房;免费房包括单位/雇主提供免费住房、借住房、就业场所、其他非正规居所等;产权房则是自购房、自建房。

新窗口打开

2.2 变量设置与模型选择

户籍迁移意愿为流动人口在被调查时,是否愿意将其户口迁入现流入地,其在问卷的题项为“如果没有任何限制,您是否愿意把户口迁入本地?”。答案选项为“愿意”“不愿意”“没想好”。如果流动人口愿意将户口迁入现流入地,则认为其有户籍迁移意愿;如果流动人口不愿意或者没想好把户口迁入现流入城市,则认为其没有户籍迁移意愿。由此,户籍迁移意愿属于是否的(0,1)二分变量,因此本文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研究。

基于前文对已有文献的分析和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主要从流动人口自身微观个体层面因素出发,考察流动人口的个体特征、经济禀赋、流动特征以及社会融合4个方面的因素对新疆地区整体流动人口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作用。其中,个体特征包括性别、年龄、受教育年限、婚姻状况和民族类型;经济禀赋包括职业( 职业:借鉴已有的分类(张鹏等, 2014),高端职业,指的是国家机关党群组织及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公务员、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经商、其他商业服务业人员;低端职业,包括商贩、餐饮、家政、保洁、保安、装修、农林牧渔水利业生产人员、其他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生产、运输、建筑、无固定职业、其他。)、人均月收入和住房性质;流动特征包括流入地类型、南北疆地区和居住时间;社会融合包括社会活动参与数(2 社会参活动与数:指的是被调查流动人口参加包括社区文体活动、社会公益活动、计划生育协会活动、社区卫生、健康教育活动和选举活动5项的情况计算所得。)和主观幸福感(3 主观幸福感:将“很不幸福”和“不幸福”合并为不幸福,“很幸福”和“幸福”合并为幸福。)。所有变量的描述性统计见表2

表2   变量的描述统计

Tab.2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the variables

变量名称赋值总体北疆南疆汉族少数民族
频数(百分比)频数(百分比)频数(百分比)频数(百分比)频数(百分比)
因变量
你是否愿意将户口
迁入本地(Y)
愿意2263(56.90)1554(59.09)709(52.64)1736(54.88)527(64.74)
不愿意1714(43.10)1076(40.91)638(47.36)1427(45.12)287(35.26)
自变量
性别(X1)女(=0)1653(41.56)1179(44.83)474(35.19)1322(41.80)331(40.66)
男(=1)2324(58.44)1451(55.17)873(64.81)1841(58.20)483(59.34)
婚姻状况(X2)单身(=0)842(21.17)589(22.40)253(18.78)667(21.09)175(21.50)
在婚(=1)3135(78.83)2041(77.60)1094(81.22)2496(78.91)639(78.50)
民族类型(X3)汉族(=1)3163(79.53)2012(76.50)1151(85.45)
少数民族(=2)814(20.47)618(23.50)196(14.55)
职业(X4)高端职业(=1)1684(56.82)1283(61.95)401(44.90)1398(57.79)286(52.48)
低端职业(=2)1280(43.18)788(38.05)492(55.10)1021(42.21)259(47.52)
人均月收入(X5)0-1000元(=1)1616(41.37)1052(40.18)564(43.79)1113(35.76)503(63.35)
1001-2000元(=2)1432(36.66)969(37.01)463(35.95)1228(39.46)204(25.69)
2000元以上(=3)858(21.97)597(22.80)261(20.26)771(24.78)87(10.96)
住房性质(X6)产权房(=1)1035(26.02)701(26.65)334(24.80)796(25.17)239(29.36)
租住房(=2)2683(67.46)1766(67.15)917(68.08)2157(68.19)526(64.62)
免费住房(=3)259(6.51)163(6.20)96(7.13)210(6.64)49(6.02)
流入地类型(X7)县级市(=1)1310(32.94)479(18.21)831(61.69)1116(35.28)194(23.83)
市辖区(=2)1553(39.05)1553(39.05)1218(38.51)335(41.15)
普通县城(=3)1114(28.01)598(22.74)516(38.31)829(26.21)285(35.01)
南北疆地区(X8)北疆(=1)2630(66.13)2012(63.61)618(75.92)
南疆(=2)1347(33.87)1151(36.39)196(24.08)
主观幸福感(X9)不幸福(=1)35(0.88)26(0.99)9(0.67)28(0.89)7(0.87)
一般(=2)1273(32.13)831(31.62)422(33.14)1067(33.84)206(25.46)
幸福(=3)2654(66.99)1771(67.39)883(66.19)2058(65.27)596(73.67)
年龄(X10)连续变量34.80(均值)34.27(均值)35.85(均值)35.20(均值)33.27(均值)
受教育年限(X11)连续变量9.01(均值)9.01(均值)8.99(均值)9.34(均值)7.71(均值)
社会活动参与数(X12)连续变量1.46(均值)1.45(均值)1.49(均值)1.47(均值)1.43(均值)
居住时间(X13)连续变量5.55(均值)5.98(均值)4.70(均值)5.38(均值)6.20(均值)

新窗口打开

3 结果与分析

3.1 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地区和民族差异

从户籍迁移意愿来看,2012年新疆流动人口中打算将户籍迁入现流入地的比例为56.90%,不打算将户籍迁入现流入地的比例仅为14.68%,28.41%的流动人口对迁移户籍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此外,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存在明显差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64.74%)高于汉族(54.88%)。与以往的研究(胡陈冲等, 2011; 吉亚辉等, 2014; 谢建社等, 2016)相比,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整体水平较高。这表明,尽管新疆作为西部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但这并不意味着其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就低于东部沿海地区。这与林李月等(2016)的研究中所得出的“虽然等级高、规模大的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显著高于等级低、规模小的城市,但中西部地区部分省会城市和交通区位优越、资源禀赋良好且社会经济发展达到一定程度的中小城市,其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也相对较高”的结论一致。

表3进一步分析了新疆不同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最高的地区为克拉玛依市,比例高达86.43%;其次为哈密地区,比例为85.00%;户籍迁移意愿最低的地区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比例仅12.82%。以天山山脉为界将新疆分为南北两大部分,天山以南为南疆地区(包括阿克苏地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田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天山以北为北疆地区(包括阿勒泰地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哈密地区、克拉玛依市、塔城地区、吐鲁番地区、乌鲁木齐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北疆地区的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59.09%)略高于南疆地区(52.64%)。

表3   新疆不同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构成

Tab.3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地区行政区域打算/%不打算/%没想好/%
北疆阿勒泰地区23.7511.2565.00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52.208.8138.99
昌吉回族自治州51.8125.9122.28
哈密地区85.002.5012.50
克拉玛依市86.435.538.04
塔城地区71.2520.008.75
吐鲁番地区37.5033.7528.75
乌鲁木齐市56.4313.9629.62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74.918.6016.49
小计59.0914.6026.31
南疆阿克苏地区48.7412.0439.22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60.3410.5529.11
和田地区57.507.5035.00
喀什地区39.0031.0030.00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12.8243.5943.59
小计52.6414.8532.52
合计56.9014.6828.41

新窗口打开

根据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2016年新疆流动人口中愿意迁移户籍至当前流入地的比例为43.59%。这一比例尽管较之2012年有所下降,但这种下降趋势与全国一致,且仍然高于同年全国流动人口的平均水平(37.67%)。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尽管时间往后推移了4年,但是新疆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仍然存在明显的民族和地区差异,而且这种差异的方向始终不变,仍表现为北疆(45.69%)和少数民族(64.94%)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于南疆(39.28%)和汉族(36.05%)流动人口的态势,这也从另一侧面证实了本文研究结果是可靠的。

3.2 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

在模型构建过程中,我们先将地区(南疆北疆)和民族(汉族和少数民族)变量作为自变量引入总模型,随后分别针对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建立分模型,模型结果如表4表5所示。

表4   新疆不同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影响因素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结果

Tab.4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results of the determinants of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模型1(总体)模型2(北疆)模型3(南疆)
系数βExp(β)系数βExp(β)系数βExp(β)
性别(男)
-0.0300.971-0.0680.9340.0471.048
年龄/岁-0.0050.995-0.0110.9890.0021.002
受教育年限/年-0.040**0.961-0.0170.983-0.085***0.919
婚姻状况(单身)
已婚0.1201.1280.1991.2200.1131.120
民族(少数民族)
汉族-0.286**0.751-0.515***0.5980.548**1.730
职业(低端职业)
高端职业-0.0660.936-0.0260.974-0.1090.897
人均月收入(0~1000元)
1001~2000元-0.262***0.770-0.393***0.675-0.0730.929
2000元以上-0.513***0.599-0.704***0.494-0.1090.897
住房性质(免费住房)
产权房0.353**1.4230.2751.3170.3401.405
租住房-0.0190.981-0.0400.961-0.0870.917
流入地类型(普通县城)
县级市0.0761.079-0.0640.9380.1761.193
市辖区0.357***1.4290.300**1.350————
居住时间0.027***1.0280.040***1.041-0.0080.992
南北疆地区(南疆)
北疆0.183*1.201————————
社会活动参与数0.068***1.0710.053***1.0540.150***1.162
主观幸福感(幸福)
不幸福-2.079***0.125-2.573***0.076-1.1670.311
一般-1.085***0.338-1.070***0.343-1.121***0.326
常量0.9922.6951.4354.1990.2761.137
卡方372.890295.449102.231
-2 倍对数似然值3616.2032486.9761089.312
Cox&SnellR0.1200.1340.112
NagelkerkeR0.1610.1800.149

注:括号内为参照组;***p<0.01;**p<0.05;*p<0.1。

新窗口打开

表5   新疆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影响因素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结果

Tab.5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results of the determinants of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of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in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模型4(汉族)模型5(少数民族)
系数βExp(β)系数βExp(β)
性别(男)
0.0001.000-0.1800.835
年龄/岁-0.0050.995-0.0050.995
受教育年限/年-0.037**0.963-0.0220.978
婚姻状况(单身)
已婚0.1011.1060.3161.371
民族(少数民族)
汉族————————
职业(低端职业)
高端职业0.0181.108-0.3490.706
人均月收入(0~1000元)
1001~2000元-0.205*0.815-0.580**0.560
2000元以上-0.465***0.628-0.747**0.474
住房性质(免费住房)
产权房0.327*1.3870.0851.089
租住房0.0131.103-0.3140.73
流入地类型(普通县城)
县级市0.0531.0540.2681.307
市辖区0.352***1.4210.4551.576
居住时间0.020**1.020.066***1.068
南北疆地区(南疆)
北疆0.0151.0151.053***2.886
社会活动参与数0.094***1.098-0.0010.999
主观幸福感(幸福)
不幸福-1.883***0.152-3.187***0.041
一般-1.173***0.310-0.532**0.587
常量0.7432.1030.2761.318
卡方289.63185.713
-2倍对数似然值2994.685582.438
Cox&SnellR0.1140.148
NagelkerkeR0.1530.207

注:括号内为参照组;***p<0.01;**p<0.05;*p<0.1。

新窗口打开

模型1结果显示,南北疆变量和民族类型变量影响显著。与南疆地区相比,北疆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更高;与少数民族相比,汉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更低,这一结果再次说明了新疆不同区域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存在差异的事实。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北疆整体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5 2012年北疆地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462580元;占全疆的79.35%;南疆地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120361元,仅占全疆的20.65%(新疆统计年鉴2013)。)和自然环境条件优于南疆,且南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密集、传统民族文化深厚,外来流动人口可能更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因此北疆地区流动人口较南疆地区更倾向于选择户籍迁移;二是新疆自古以来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区,不同民族(尤其是汉族与少数民族)在宗教信仰、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等方面存在差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可能较之汉族流动人口更易于融入当地社会,因此表现出较高的户籍迁移倾向。

那么,对于不同地区(北疆和南疆)和不同民族(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而言,影响他们各自作出选择的因素又存在哪些差别?模型2-5是分别对4类人群进行分析的结果。模型结果显示,不同地区(北疆和南疆)和不同民族(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因素存在差异。接下来将分别对个体特征、经济禀赋、流动特征以及社会融合四个方面因素影响作用展开详细分析。

(1) 从个体特征的影响结果看,新疆地区流动人口的性别、年龄和婚姻状况均对其总体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户籍迁移意愿不产生任何显著影响,仅受教育程度、民族变量有显著性影响,且影响作用存在差异。从受教育年限变量的影响作用看,其在模型1,3,4中具有显著的负向作用,说明对于总体、南疆和汉族流动人口而言,受教育程度越高,其户籍迁移意愿越低,但这种影响作用在北疆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中失效。这一结果与已有研究结果(胡陈冲等, 2011; 谢云等, 2012; 朱琳等, 2012; 时金芝等, 2016)不同。可能的解释为,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较为落后,产业结构仍较为粗放(6 2012年新疆地区第一产业比重达到48.7%,第二产业比重仅为15.6%,第三产业为35.7%(王朋岗, 2015)。),对高素质流动人口缺乏吸引力,因此受教育程度高的流动人口更不愿意将户籍迁入到现流入地。

民族变量在总体和北疆地区的影响作用与在南疆地区的影响作用完全相反。总体和北疆地区的模型结果均表明,较之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汉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更低。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模型3的结果却表明,在南疆地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显著低于汉族流动人口。相对于汉族流动人口而言,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语言和文化等方面与当地居民差异较小,更容易融入到当地社会,理应更愿意进行户口迁移,但是在维吾尔族人口密集、传统民族文化深厚的南疆地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却表现出相反的迁移趋势,这值得在今后的研究中作进一步深入的分析。

(2) 在经济禀赋变量中,新疆地区流动人口的职业类型对其户籍迁移意愿不发挥任何显著的影响作用,收入和住房变量对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的影响作用有所差异。①人均月收入水平对于流入到南疆的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没有显著影响;但对于总体、北疆、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来说,人均月收入水平则与其户籍迁移意愿呈显著负相关,这一结果与相关研究在沿海地区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胡陈冲等, 2011; 王朋岗, 2015)。若综合考虑受教育年限的影响作用可发现,新疆对人力资本和经济禀赋高的流动人口落户缺乏明显的吸引力。这一方面可能与当地社会不稳定因素有关;另一方面可能是较高收入的流动人口一般具有较高的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其承担再次迁移的成本和风险的能力高于较低收入的流动人口(王朋岗, 2015) ,因此收入更高的流动人口可能更倾向于再次流动,更不愿意将户籍迁入现流入地。②流动人口的住房状况仅对总体和汉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产生一定的影响。在模型1和4中,与居住在免费住房的流动人口相比,拥有产权房的流动人口选择将户籍迁入流入地的可能性更高。然而,模型2,3,5的结果却表明,对北疆、南疆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而言,住房状况则不构成显著影响。

(3) 从流动特征来看,就流入地类型而言,模型1(总体)、模型2(北疆)和模型4(汉族)的结果均表明,流入市辖区的流动人口更有可能将户籍迁入现流入地,而对南疆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影响并不显著。变量“居住时间”显示,在选择迁移户籍时,在流入地居住时间越长的流动人口越倾向于迁移户籍至流入地,但对南疆流动人口没有显著影响。从南北疆地区来看,流入到北疆或南疆的汉族流动人口是否选择迁移户籍并没有显著差异,但对于总体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来说,流入到北疆地区的总体或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更愿意将户口迁入现流入地。这主要源于北疆较南疆经济发展水平高,自然环境条件较为优越;同时,少数民族较汉族而言,文化差异较小,对流入地的文化习俗更为熟悉,在流入地的社会融合程度更高,所以更具有户籍迁移倾向。

最后,需要着力强调的是,表征“社会融合”的变量,除社会活动参与数对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无显著关联外,其余模型结果均显示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社会融合程度的提高有助于提升其户籍迁移意愿。这一结果与东部沿海地区乃至全国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结论基本一致(孙三百等, 2014; 张鹏等, 2014; 王朋岗, 2015; 王晓丽等, 2015; 林李月等, 2016)。更为重要的是,在纳入模型的4组变量中,仅有社会融合特征变量对总体、北疆、南疆、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均产生正面影响,其影响作用也最为突出。这一结果表明,对于多民族地区而言,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是流动人口将户籍迁入流入地主要考虑的因素。即:流动人口无论身处何处,其在该地的社会融合程度始终决定着迁移意愿乃至最终的定居行为选择,在新疆这一西部民族地区,这一因素对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正面影响作用更为明显。

4 结论与政策含义

本文以2012年新疆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为基础,探讨了该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区域和民族差异,并通过建立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考察了个体特征、经济禀赋、流动特征和社会融合对不同地区(北疆和南疆)和不同民族(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主要结论如下。

(1) 从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区域和民族差异看,首先,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的意愿较高,有一半以上具有强烈的户籍迁移意愿,近三成对迁移户籍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明确不打算进行户籍迁移的比例低。其次,在新疆内部,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存在较为明显的地区差异和民族差异,主要表现为北疆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要相对高于维吾尔族人口聚居且传统文化深厚的南疆地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于汉族流动人口。

(2) 从影响因素看,首先,民族、教育、收入、住房状况、流入区域和类型、居住时间和社会融合等自变量对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呈显著性影响,年龄、性别、婚姻状况和职业类型等因素对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不显著。值得重视的是,与其他地方不同,在新疆,人力资本和经济禀赋良好的流动人口反而更不愿意迁移户籍,且流动人口在进行迁移决策时经济因素发挥的影响作用弱于社会融合,这一结果为提升新疆乃至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提供了重要思路。其次,分地区和分民族构建计量模型,量化分析各因素与不同地区(北疆和南疆)和不同民族(汉族和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关系,结果表明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影响因素同中存异。其中,流动人口在当地社会融合程度的加强是提升不同区域和不同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共性因素,也是核心要素。但是显著影响南疆、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变量较少,表明影响南疆、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不仅取决于上述分析的这些因素,而是由很多复杂因素构成,有待今后进一步探讨和研究。

上述结果对于认识新疆乃至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规律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同时也对推进西部民族地区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各民族和谐发展具有重要的政策启示意义:

第一,基于前文所揭示的新疆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应协调统一发展南疆和北疆地区,促进区域均衡发展,这样既可提高新疆整体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可以为流动人口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提高其收入水平,进而提高其户籍迁移意愿,缩小地区差异。

第二,针对新疆对人力资本和经济禀赋较高的流动人口的落户吸引力不足,尤其是对汉族流动人口的落户吸引力弱这一特征,相关政府部门一方面需要提升当地的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水平,积极发展当地经济,进而强化对高素质流动人口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在户籍制度改革方案的设计中,既要根据流动人口收入、教育、入城年限和社保缴纳等因素识别出高素质人才给予其城市户口,同时也要重视收入和教育并不高但落户意愿高的流动人口群体(尤其是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考虑将其作为城市公共服务优先覆盖的对象,并需要着重考虑城市户口所包含的各种公共服务的提供,进而提高其定居的能力,促进社会稳定。

第三,各民族之间的文化异质性是影响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的重要因素。基于此,应十分重视加强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与融合。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利用好以“说好普通话,方便你我他”等宣传方式提倡学习普通话,增强彼此交流;进一步加强双语教育,促进民族文化融合,提升汉族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

第四,流动人口在流入地城市的社会融合程度决定着其迁移意愿乃至最终的定居行为选择,尤其是在西部多民族流动人口聚集的地区,流动人口是否选择迁移户籍更多考量的是社会融合因素。因此在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人口市民化进程中,需要着重提高流动人口的社会融合程度,要进一步探索解决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社会参与、心理认同和身份认同等深层次问题,增进和深化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全面促进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政治、经济、心理、文化的全面发展和深度融合。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参考文献

[1] 郭建勇. 2014.

西北少数民族地区流动人口的新特点及影响

[J]. 新西部: 理论版, (22): 12-13.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9-8607.2014.11.009      URL      摘要

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由于民族文化、宗教、心理等方面的差异,导致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流动规模、 流动方向、从业、受教育文化程度等方面与汉族流动人口相比具有显著的差异.这些差异的存在既有积极因素,也有消极影响.积极影响:为西北地区的发展做出了 自己的贡献;增强了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融合,使得西北城市文化多样性得到加强;对流入城市的资源配置,劳动力结构,社会经济发展都有深刻的影响.负面影 响:给西北地区的城市管理带来压力;少数民族之间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因自身原因、政策原因、管理原因等发生的纠纷和争议不断增多;“三股势力”的影响渗 透,影响城市社会秩序和社会治安.

[Guo J Y.2014.

Xibei shaoshuminzu diqu liudongrenkou de xintedian ji yingxiang

[J]. New West: Theoretical, (22): 12-13.]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9-8607.2014.11.009      URL      摘要

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由于民族文化、宗教、心理等方面的差异,导致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流动规模、 流动方向、从业、受教育文化程度等方面与汉族流动人口相比具有显著的差异.这些差异的存在既有积极因素,也有消极影响.积极影响:为西北地区的发展做出了 自己的贡献;增强了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融合,使得西北城市文化多样性得到加强;对流入城市的资源配置,劳动力结构,社会经济发展都有深刻的影响.负面影 响:给西北地区的城市管理带来压力;少数民族之间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因自身原因、政策原因、管理原因等发生的纠纷和争议不断增多;“三股势力”的影响渗 透,影响城市社会秩序和社会治安.
[2] 胡陈冲, 朱宇, 林李月, . 2011.

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基于一项在福建省的问卷调查

[J]. 人口与发展, 17(3): 2-10.

URL      [本文引用: 6]     

[Hu C C, Zhu Y, Lin L Y, et al.2011.

Analysis on floating population'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 Insights from a survey in Fujian Province

[J].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17(3): 2-10.]

URL      [本文引用: 6]     

[3] 吉亚辉, 涂航标. 2014.

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调查报告: 基于兰州市的问卷调查

[J].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4): 163-170.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1-5140.2014.04.027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对在兰州市工作的流动人口户籍 迁移意愿进行问卷调查,统计结果显示,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愿意把户籍迁到城镇,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处于犹豫状态。针对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有必要从个体特征 因素、个体经济因素、家庭因素、居住因素、心理成本因素和社会融合因素等6个方面,分析影响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主要因素。

[Ji Y H, Tu H B.2014.

Survey report of household register transferring intention of migrant population: Based on questionnaire survey in Lanzhou

[J]. Journal of Northwest Minzu University: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4): 163-170.]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1-5140.2014.04.027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对在兰州市工作的流动人口户籍 迁移意愿进行问卷调查,统计结果显示,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愿意把户籍迁到城镇,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处于犹豫状态。针对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有必要从个体特征 因素、个体经济因素、家庭因素、居住因素、心理成本因素和社会融合因素等6个方面,分析影响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主要因素。
[4] 李俊霞. 2016.

农民工城镇落户意愿调查研究: 以四川为例

[J]. 经济问题, (7): 65-69.

URL      [本文引用: 1]     

[Li J X.2016.

Willingness of rural migrant workers to settle in cities and towns: A case study of Sichuan Province

[J]. On Economic Problems, (7): 65-69.]

URL      [本文引用: 1]     

[5] 梁海艳. 2017.

边疆地区流动人口基本特征及居留意愿

[J]. 人口与社会, 33(2): 59-67.

URL      [本文引用: 1]     

[Liang H Y.2017.

Bianjiang diqu liudongrenkou jiben tezheng ji juliu yiyuan

[J]. Population and Society, 33(2): 59-67.]

URL      [本文引用: 1]     

[6] 林李月, 朱宇. 2016.

中国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空间格局及影响因素: 基于2012年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

[J]. 地理学报, 71(10): 1696-1709.

https://doi.org/10.11821/dlxb201610003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2012年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和相关统计年鉴数据,对中国地级以上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空间格局及影响因素进行了系统分析。研究发现,中国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整体水平并不高;等级高、规模大的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而等级低、规模小的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低;沿海城市群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其他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低,但内陆部分省会城市和交通区位与资源禀赋较好的中小城市也已经形成了一批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值区。中国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空间分布特征受到流入城市和流动人口自身双重力量的影响,流入城市因素的正向影响作用大于流动人口自身因素。其中,流入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流动人口在流入城市的社会融合程度是核心要素,对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提升具有正向的促进作用,而流动人口过于集中在次级劳动力市场的就业特征和较高的家庭财富与收入对户籍迁移意愿的提升却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最后,提出了相关政策启示。

[Lin L Y, Zhu Y.2016.

Spatial variation and its determinants of migrants' hukou transfer intention of China's prefecture- and provincial-level cities: Evidence from the 2012 national migrant population dynamic monitoring survey

[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71(10): 1696-1709.]

https://doi.org/10.11821/dlxb201610003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2012年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和相关统计年鉴数据,对中国地级以上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空间格局及影响因素进行了系统分析。研究发现,中国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整体水平并不高;等级高、规模大的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而等级低、规模小的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低;沿海城市群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其他城市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低,但内陆部分省会城市和交通区位与资源禀赋较好的中小城市也已经形成了一批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高值区。中国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空间分布特征受到流入城市和流动人口自身双重力量的影响,流入城市因素的正向影响作用大于流动人口自身因素。其中,流入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流动人口在流入城市的社会融合程度是核心要素,对城市流动人口户籍迁移意愿的提升具有正向的促进作用,而流动人口过于集中在次级劳动力市场的就业特征和较高的家庭财富与收入对户籍迁移意愿的提升却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最后,提出了相关政策启示。
[7] 卢小君, 向军, 魏晓峰. 2013.

大连市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J]. 贵州农业科学, 41(9): 223-227.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1-3601.2013.09.059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为探明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的影响因素,根据推拉理论,在问卷调查基础上,采用x2检验与Logistic回归,对大连市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影响因素进行了计量分析.结果表明:人口特征因素(受教育程度、居住时间)、经济因素(月收入、住房情况)、社会心理因素(经常参加政府或社区组织的便民活动、身份认同)、土地处置因素(承包地与宅基地处置方式)与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具有高度相关性,其中土地处置因素对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的影响程度最大.

[Lu X J, Xiang J, Wei X F.2013.

Empirical analysis of influencing factors for migrant workers' willingness to settle into cities: A survey in Dalian City

[J]. Guizhou Agricultural Sciences, 41(9): 223-227.]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1-3601.2013.09.059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为探明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的影响因素,根据推拉理论,在问卷调查基础上,采用x2检验与Logistic回归,对大连市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影响因素进行了计量分析.结果表明:人口特征因素(受教育程度、居住时间)、经济因素(月收入、住房情况)、社会心理因素(经常参加政府或社区组织的便民活动、身份认同)、土地处置因素(承包地与宅基地处置方式)与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具有高度相关性,其中土地处置因素对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的影响程度最大.
[8] 乔晓春, 黄衍华. 2013.

中国跨省流动人口状况: 基于“六普”数据的分析

[J]. 人口与发展, 19(1): 13-28.

URL      [本文引用: 1]     

[Qiao X C, Huang Y H.2013.

Floating populations across provinces in China: Analysis based on the Sixth Census

[J].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19(1): 13-28.]

URL      [本文引用: 1]     

[9] 秦立建, 王震. 2014.

农民工城镇户籍转换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

[J]. 中国人口科学, 34(5): 99-106, 128.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文章基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3年农民工城市融合状况专项调查数据,使用工具变量法的IVProbit模型分析农民工城镇户籍转换意愿的影响因素。结果发现:人力资本存量、工资收入、打工地养老保险显著提高了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签订工作合同、家乡医疗保险降低了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城市规模越大,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越强。基于以上发现,文章建议加强农民工的职业培训、提高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增强劳动合同的公平性、完善农民工在打工城市的社会保障待遇,提高中小城市的吸引力,以推动农民工市民化和提高城镇化的质量。

[Qin L J, Wang Z.2014.

Determinants on Chinese migrant workers' transfer to urban hukou

[J]. Chinese Journal of Population Science, 34(5): 99-106, 128.]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文章基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3年农民工城市融合状况专项调查数据,使用工具变量法的IVProbit模型分析农民工城镇户籍转换意愿的影响因素。结果发现:人力资本存量、工资收入、打工地养老保险显著提高了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签订工作合同、家乡医疗保险降低了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城市规模越大,农民工的城镇户籍转换意愿越强。基于以上发现,文章建议加强农民工的职业培训、提高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增强劳动合同的公平性、完善农民工在打工城市的社会保障待遇,提高中小城市的吸引力,以推动农民工市民化和提高城镇化的质量。
[10] 时金芝, 苏志霞, 杨忠敏. 2016.

进城农民工定居和转户意愿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基于河北省的调查

[J]. 现代经济信息,(4): 109-111, 113.

URL      [本文引用: 3]     

[Shi J Z, Su Z X, Yang Z M.2016.

Jincheng nongmingong dingju he zhuanhu yiyuan jiqi yingxiang yinsu yanjiu

[J]. Modern Economic Information,(4): 109-111, 113.]

URL      [本文引用: 3]     

[11] 孙三百, 白金兰. 2014.

迁移行为、户籍获取与城市移民幸福感流失

[J]. 经济评论, (6): 101-112.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本文基于中国的微观调查数据研究发现,个人年收入与幸福感呈“倒U型”关系,获得户籍迁移者与城市原居民的“收入-幸福”饱和点为年收入5.47万元,未获得户籍者的这一数值高达37万元,从年收入层面来看多数居民的“幸福拐点”尚未到来。进一步运用平均处理效应估计方法,考察迁移行为和户籍身份对城市移民幸福感的影响。线性假定的模型发现,考察迁移对个人幸福感的影响时需要考虑个体异质性,估计结果则表明获取户籍迁移并未降低迁移者的幸福感,未获取户籍迁移则降低了迁移者的幸福感。非线性假定模型的估计结果表明,未获取户籍迁移者的幸福感显著低于获取户籍迁移者。可见,未获取户籍迁移者幸福感更低,并不能被迁移行为本身所解释,而是缺失所在城市户籍身份导致迁移者的幸福感“流失”。

[Sun S B, Bai J L.2014.

Migration, hukou identity and happiness of urban migrants

[J]. Economic Review, (6): 101-112.]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本文基于中国的微观调查数据研究发现,个人年收入与幸福感呈“倒U型”关系,获得户籍迁移者与城市原居民的“收入-幸福”饱和点为年收入5.47万元,未获得户籍者的这一数值高达37万元,从年收入层面来看多数居民的“幸福拐点”尚未到来。进一步运用平均处理效应估计方法,考察迁移行为和户籍身份对城市移民幸福感的影响。线性假定的模型发现,考察迁移对个人幸福感的影响时需要考虑个体异质性,估计结果则表明获取户籍迁移并未降低迁移者的幸福感,未获取户籍迁移则降低了迁移者的幸福感。非线性假定模型的估计结果表明,未获取户籍迁移者的幸福感显著低于获取户籍迁移者。可见,未获取户籍迁移者幸福感更低,并不能被迁移行为本身所解释,而是缺失所在城市户籍身份导致迁移者的幸福感“流失”。
[12] 王朋岗. 2015.

社会融合视角下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研究: 新疆、北京和广东的比较研究

[J]. 人口与发展, 21(2): 66-71.

https://doi.org/10.3969/j.issn.1674-1668.2015.02.009      URL      [本文引用: 5]      摘要

使用2012年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采用与北京和广东比较的研究方法,研究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影响因素及其特殊性,发现社区参与、本地人接纳感知以及与老家相比幸福感等社会心理融合因素,对新疆、北京和广东跨省流动人口的长期居留意愿均有正向影响,且对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正向作用远大于北京和广东;职业、就业身份、收入、住房等流入地经济融合方面的因素对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影响,则与北京和广东有较大的差异。

[Wang P G.2015.

The study of inter-provincial floating population's long-term residence intention in Xinjia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integration theory

[J].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21(2): 66-71.]

https://doi.org/10.3969/j.issn.1674-1668.2015.02.009      URL      [本文引用: 5]      摘要

使用2012年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采用与北京和广东比较的研究方法,研究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影响因素及其特殊性,发现社区参与、本地人接纳感知以及与老家相比幸福感等社会心理融合因素,对新疆、北京和广东跨省流动人口的长期居留意愿均有正向影响,且对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正向作用远大于北京和广东;职业、就业身份、收入、住房等流入地经济融合方面的因素对新疆跨省流动人口长期居留意愿的影响,则与北京和广东有较大的差异。
[13] 王瑞民, 陶然. 2016.

“城市户口”还是土地保障: 流动人口户籍改革意愿研究

[J]. 人口与发展, 22(4): 19-28.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2012年深圳市两个典型城中村1061份农村流动人口调查问卷,考察了流动人口城市定居意愿与用土地保障置换城市户口的意愿及其影响因素。愿意长久定居城市者仅占打工者的四成左右,愿意为城市户口放弃农村土地的也仅半数左右。女性、受教育程度更高者、打工时间长的流动人口更愿意在城市永久定居并为获得城市户口而放弃农村的土地,有孩子的家庭置换意愿更强,自我雇佣者不愿意为获得城市户口而放弃农村土地。在户籍改革中,对那些愿意用农村土地置换城市户口的流动人口,可以考虑作为城市户口优先覆盖的对象,并需要着重考虑城市户口所包含的子女平等就学公共服务的提供。

[Wang R M, Tao R.2016.

Urban hukou or land security: A research on the migrants' intention of hukou system reform

[J].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22(4): 19-28.]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2012年深圳市两个典型城中村1061份农村流动人口调查问卷,考察了流动人口城市定居意愿与用土地保障置换城市户口的意愿及其影响因素。愿意长久定居城市者仅占打工者的四成左右,愿意为城市户口放弃农村土地的也仅半数左右。女性、受教育程度更高者、打工时间长的流动人口更愿意在城市永久定居并为获得城市户口而放弃农村的土地,有孩子的家庭置换意愿更强,自我雇佣者不愿意为获得城市户口而放弃农村土地。在户籍改革中,对那些愿意用农村土地置换城市户口的流动人口,可以考虑作为城市户口优先覆盖的对象,并需要着重考虑城市户口所包含的子女平等就学公共服务的提供。
[14] 王晓丽, 赵畅. 2015.

农村流动人口户籍迁入意愿研究

[J]. 学术探索, (6): 112-117.

URL      [本文引用: 3]     

[Wang X L, Zhao C.2015.

Analysis on rural floating population's hukou transfer intension

[J]. Academic Exploration, (6): 112-117.]

URL      [本文引用: 3]     

[15] 夏显力, 姚植夫, 李瑶, . 2012.

新生代农民工定居城市意愿影响因素分析

[J]. 人口学刊, (4): 73-80.

URL     

[Xia X L, Yao Z F, Li Y, et al.2012.

Study on the factors of the new generation peasant workers settled in the city

[J]. Population Journal, (4): 73-80.]

URL     

[16] 谢建社, 张华初, 罗光容. 2016.

广州市流动人口四种迁移意愿的统计分析

[J]. 统计与决策, (6): 106-109.

URL      [本文引用: 1]     

[Xie J S, Zhang H C, Luo G R.2016.

Guangzhoushi liudongrenkou sizhong qianyi yiyuan de tongji fenxi

[J]. Statistics & Decision, (6): 106-109.]

URL      [本文引用: 1]     

[17] 谢云, 曾江辉, 夏春萍. 2012.

农民工落户城镇意愿及影响因素调查: 以湖北为例

[J]. 调研世界, (9): 28-31.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4-7794.2012.09.008      URL      [本文引用: 3]      摘要

本文通过对1877名湖北籍农民工落户意愿及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得到66.8%的农民工喜 欢城镇生活却只有7.3%的农民工愿意落户城镇,且农民工愿意落户城镇类型与户籍迁移分类政策呈现逆向选择的结果。农村土地制度不健全、工作不稳定和社会 保障缺失是农民工不愿意落户城镇的主要影响因素。赋予农村土地财产权,让农民工拥有一技之长,解决农民工后顾之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农民工的转户热 情。促进城镇化发展。

[Xie Y, Zeng J H, Xia C P.2012.

Nongmingong luohu chengzhen yiyuan ji yingxiang yinsu diaocha: Yi Hubei weili

[J]. The World of Survey and Research, (9): 28-31.]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4-7794.2012.09.008      URL      [本文引用: 3]      摘要

本文通过对1877名湖北籍农民工落户意愿及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得到66.8%的农民工喜 欢城镇生活却只有7.3%的农民工愿意落户城镇,且农民工愿意落户城镇类型与户籍迁移分类政策呈现逆向选择的结果。农村土地制度不健全、工作不稳定和社会 保障缺失是农民工不愿意落户城镇的主要影响因素。赋予农村土地财产权,让农民工拥有一技之长,解决农民工后顾之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农民工的转户热 情。促进城镇化发展。
[18] 张鹏, 郝宇彪, 陈卫民. 2014.

幸福感、社会融合对户籍迁入城市意愿的影响: 基于2011年四省市外来人口微观调查数据的经验分析

[J]. 经济评论, (1): 58-69.

URL      [本文引用: 3]     

[Zhang P, Hao Y B, Chen W M.2014.

Happiness, social integration and migration decision

[J]. Economic Review, (1): 58-69.]

URL      [本文引用: 3]     

[19] 张翼. 2011.

农民工“进城落户”意愿与中国近期城镇化道路的选择

[J]. 中国人口科学, 31(2): 14-26, 111.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文章通过对2010年全国性调查数据的统计分析发现:(1)绝大多数农民工不愿意转变为非农 户口;如果要求其交回承包地,则只有10%左右愿意转为非农户口。(2)"为了孩子的教育与升学"是少数农民工愿意转户的主要原因。(3)"想保留承包 地"是大多数农民工不愿转户的主要原因。(4)在转为非农户口这一问题上,80前与80后农民工不存在显著区别。由此作者认为,推进城镇化的优选之路是" 常住化城镇化"而非"户籍化城镇化";要在不强迫改变农民土地权属的前提下将农民工转变为城市新市民;应给予进城的"80前"与"80后"同等重要的政策 关注。深层城镇化的政策配置重点,应是"基本公共服务与福利配置的均等化",而不是强化户籍的制度区隔功能。

[Zhang Y.2011.

Migrant workers' willing of hukou register and policy choice of China urbanization

[J]. Chinese Journal of Population Science, 31(2): 14-26, 111.]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文章通过对2010年全国性调查数据的统计分析发现:(1)绝大多数农民工不愿意转变为非农 户口;如果要求其交回承包地,则只有10%左右愿意转为非农户口。(2)"为了孩子的教育与升学"是少数农民工愿意转户的主要原因。(3)"想保留承包 地"是大多数农民工不愿转户的主要原因。(4)在转为非农户口这一问题上,80前与80后农民工不存在显著区别。由此作者认为,推进城镇化的优选之路是" 常住化城镇化"而非"户籍化城镇化";要在不强迫改变农民土地权属的前提下将农民工转变为城市新市民;应给予进城的"80前"与"80后"同等重要的政策 关注。深层城镇化的政策配置重点,应是"基本公共服务与福利配置的均等化",而不是强化户籍的制度区隔功能。
[20] 朱琳, 刘彦随. 2012.

城镇化进程中农民进城落户意愿影响因素: 以河南省郸城县为例

[J]. 地理科学进展, 31(4): 461-467.

https://doi.org/10.11820/dlkxjz.2012.04.009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推—拉”理论、新经济学劳动力流动理论,剖析了农民进城落户意愿的城乡作用力、农民进城落户的内部影响因素,并结合郸城县169 份农户有效问卷和村干部调查数据,采用Logistic 回归模型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表明:①农民进城落户意愿可用“推力—拉力”范式解释,包括生活便捷程度、子女的受教育环境、养老医疗等社会福利保障水平、家庭收入和非农就业、消费和生活成本,其中,便捷的生活环境和良好的子女受教育环境是最大的城镇拉力,没有稳定的非农工作是最大的城镇推力.②农民进城落户决策的影响因素涉及个人因素、家庭因素和村庄因素三个层面.年龄、文化程度、家庭生活水平、亲朋好友是否进城落户、村庄医疗卫生条件是影响郸城县农民进城落户决策的主要因素,其中文化程度、亲朋好友是否迁户的影响效应为正,年龄、家庭生活水平及村医疗卫生条件的影响效应为负.

[Zhu L, Liu Y S.2012.

Influencing factors behind peasants' desire for urban household registration during urbanization: A case study of Dancheng County

[J]. Progress in Geography, 31(4): 461-467.]

https://doi.org/10.11820/dlkxjz.2012.04.009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推—拉”理论、新经济学劳动力流动理论,剖析了农民进城落户意愿的城乡作用力、农民进城落户的内部影响因素,并结合郸城县169 份农户有效问卷和村干部调查数据,采用Logistic 回归模型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表明:①农民进城落户意愿可用“推力—拉力”范式解释,包括生活便捷程度、子女的受教育环境、养老医疗等社会福利保障水平、家庭收入和非农就业、消费和生活成本,其中,便捷的生活环境和良好的子女受教育环境是最大的城镇拉力,没有稳定的非农工作是最大的城镇推力.②农民进城落户决策的影响因素涉及个人因素、家庭因素和村庄因素三个层面.年龄、文化程度、家庭生活水平、亲朋好友是否进城落户、村庄医疗卫生条件是影响郸城县农民进城落户决策的主要因素,其中文化程度、亲朋好友是否迁户的影响效应为正,年龄、家庭生活水平及村医疗卫生条件的影响效应为负.


版权所有 © 《地理科学进展》编辑部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